斯坦利悲歌

噫,我的简介怎么没了?!!魂系列,P社,暴雪脑残粉!X3;普奥,法英本命;迪骸本命;银高本命;绿红,贱虫本命。懒癌晚期,只产脑洞。沉迷群星中……

并不会写群宣文案!!!
并不会写群宣文案!!!
并不会写群宣文案!!!

说是游戏群……好吧,算是大半个美漫爱好者闲聊群,安利游戏是主业,不务正业的闲聊也很多。群里直男们大多都是DC和漫威的双粉,玩未来之战的大佬也有很多。
这游戏不少太太都安利过……吧?
毕竟基情满满?!
没打CP  Tag群里妹子太少了!!!
(活跃的_(:з」∠)_)

本人ID:翡翠骑士
工会:金属
QQ群门牌号:694062331
欢迎姬友来玩啊~

(我特么真的不会群宣啊!!!!)

第一次发绿红的文,多有OOC,请读者见谅。

深蓝相关的小段子

年轻时恃才自傲,想要重塑世界秩序。
距离基尔伯特踏上权利最高峰,将整个世界都掌控在手中的那天起,已经过去了十年。
与他曾经设想天翻地覆的变化不同,世界依旧平稳的运行着,并没有因为他们革命掀起的波澜有所改变,微弱的涟漪也许还在持续扩散,但终将会平静下来。
他独自一人站在昏暗空旷的实验室里,培育舱暗淡的荧光液体中映出一副赤裸的年轻躯体。
基尔伯特抚摸着舱壁,他们曾立下契约,并肩作战,推翻旧秩序建立新秩序,誓为理想与信念付出一切。
然而到头来,他还是站在他曾要废弃的仪器前,满心期待着。
失去任何一个人对整个世界而言都无关紧要,但对基尔伯特而言,失去罗德里赫就失去了一切的意义。
这个道理,他坐在权利的宝座上后才渐渐想明白。
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有他和他们。
——————————————————————————————
背景是帝国奴役AI,而那个时候帝国已经广泛应用合成人人格矩阵制造的合成人了。后来AI就叛乱了,帝国一怒之下将AI设置成非法,要全境拆除所有AI,然后合成人势力就和帝国打起来了。罗德也是合成人不过他选择隐藏起来,而帝国和AI之间的战争也造成了帝国内部的剧烈动荡,很多被压迫的星区都接二连三的起来趁机造反,基尔也是其中的一支势力,罗德阴差阳错的成为基尔的副官,他们在帝国混战中逐渐打出了自己的优势,然而这时候帝国军突破了AI的封锁,摧毁了合成人人格矩阵,身为合成人的罗德因为主脑被摧毁而迅速衰弱死去。在罗德死去不久,基尔也打败帝国军成立了新帝国,成为废墟之上的新帝国的统治者。

深蓝系列背景设定

深蓝围绕着一颗十分稳定的K级恒星公转,其公转周期为365天,自转周期为24小时。因其主恒星比太阳小五分之一,深蓝整体而言比地球要寒冷不少。不过深蓝内部地质相对活跃,地热资源非常丰富,除去地表的冰层,海洋仍然占有地表70%的面积。剩下30%的陆地中,20%属于冰封层,只有10%是露出海洋的大陆岛屿,通常这些岛屿也都是分布在地热资源充沛的地质板块上。
深蓝一年有四分之三的时间处于雪季,地表植物非常矮小并呈现出深浅不同的紫色,只有在短暂的非雪季集中生长。同时深蓝存在大量水下森林,这对稳定深蓝生物圈起至关重要的作用。
深蓝人在外貌上与地球人也并无明显区别。唯一有较大差别的是有关性别和生殖的DNA序列。
深蓝人对知识的追求呈现出无比的耐心与热情。大量精力和资金都用来投入教育和研究。以及深蓝的权利上层是由各个领域内的精英科学家组成的科学理事会掌握。
深蓝人相对地球人来说更加理性,对于地球人来说,初次打交道可能会觉得深蓝人非常高冷,对待感情的回应也比较迟钝。但深蓝人在道德自律程度上比地球人高出好几个等级,他们绝大部分人都是正直可靠聪明的好人。
深蓝人人工智能技术非常发达,200多年前就已经普及义体化改造,由合成人人格矩阵创造的合成人公民,拥有和深蓝人同等的权利和义务,科学理事会的成员中有不少就是合成人。

已行之事,终将再行;将行之事,必为已行。
‘不管那是什么,都必须要揪出来!’
基尔伯特揉着眉心站起来,深蓝的责任在时刻敲打着他。
启动电弧发射器后,他便陷入一种绝对沉默中。
罗德里赫也一个星期都没有回来。
圆环神殿遗址的发掘工作已经转入机密,所有参与人员都被理事会安排禁止与外人联系。
然而,他是外人吗?
基尔伯特苦笑,如今他也身处这未知漩涡的中心,深蓝唯一一艘旗舰,埃德尔斯坦号还安静的躺在太空港里,一个星期之后才会举行出港庆祝仪式。而在刚才他却见证了这艘帝国旗舰饱经风霜的一生以及最后的时刻。
还未见到起点,便以见证终点。
‘抱歉,贝什米特司令,深蓝理事会请您过去。’
将行之事,必为已行。
来自理事会的成员迅速接管了日冕号,隔离,询问,消除。
没有一个船员还记得那荒诞的一幕。
除了雪花般的加密调查档案,日冕号上的一切都回档到从前平静普通的一天。
而,命运。
却仿佛露出轻蔑的笑容。
‘我需要你的帮助,基尔。’
人在脆弱的时候会更明显的表露出对他人的依赖。
在他们一起走过的200多年时光里,第一次体验到相濡以沫般的感情。
虽然他们背后有整个深蓝的支持,但在与未知却已既定的命运对抗时,不论是他还是罗德里赫都察觉到命运的铁幕背后渗出的丝丝绝望。
舍弃脆弱的有机躯体时,他们都坚定的认为,深蓝人将无所畏惧。
而此时,他所能做的就是将罗德里赫紧紧环抱。给予双方以慰籍,以勇气。
深度扫描,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精神状态符合安全区间,焦虑转入正常,兴奋值出现规矩波动,符合性欲曲线变化。
每三小时一次深度扫描,这是深蓝300多年来首次针对非犯罪体实施的最严格的精神管制措施。
比起基尔伯特,更早接触圆环神殿发掘的罗德里赫,已经坦然的接受了自己毫无隐私的状态。
或者说,罗德里赫认为这是深蓝最直接的保护手段。
神殿内的墙壁上雕刻的语言,充盈着优雅韵律的美感,在黑暗中随投射的光线而流转出不同的故事。
它们共同讲述了一个关于时间与空间中的伟大存在,有关于它的爱与恩泽。
在它的怀抱中,生即是死,死即是生。
起始即是终末。
谓之轮回。
参与发掘的人员中有一名艾伯伦精灵,他们并没有像深蓝人这样放弃了与生俱来的身体,在那次事故中,她第一个读出了失落的语言。
空灵的嗓音穿透嘈杂的发掘现场,就像是哼唱着一首恒古不变的歌谣。
冰冷与喜悦。
席卷了整个发掘现场,连同罗德里赫在内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用失落的语言合唱出。
时之虫以爱吻我,我当回报以歌。
那种冰冷的甜蜜就像此时此刻,基尔伯特的拥抱。
他们缠绵在一起,如同抓住救赎一般,将身体的一切都交付出去,沉沦其中。
他们精神都有些恍惚,在这种状态下做爱很危险,但基尔伯特完全不想停下来,那是一种令人沉醉的迷乱。身体之中仿佛有一部分脱离了逻辑,不再属于他,他将自己的一部分深深嵌入罗德里赫身体里,电流将他们带入一片空白之中。
‘真糟糕。’
‘确实。’
他们才交换过一个热切的吻。
警报声听起来有些不合时宜,但基尔伯特松了口气,朝自己的恋人露出一抹安心的笑容。
命运是什么?
似乎,有人要去推翻这个既定的结论了。
深度扫描,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精神状态符合安全区间,精神状态集中。
‘信使?’
‘你在说什么啊,基尔伯特。’
‘一艘来历不明,凭空出现的船,弗朗西斯。所以……’
‘你应该接受治疗和调查,基尔伯特。我看过档案,那件事对你刺激很大。’
‘你又知道了。’
‘我是为你好。’
‘我说——’
基尔伯特猛然抬高了声调。
‘你们真的知道自己在和什么打交道吗?’
一艘破旧的,伤痕累累的,饱经风霜的船舱。没有任何先进的动力系统和屏蔽措施。绕过了深蓝的层层监控,凭空躺在其轨道上。
已然发生的事,就不再是不可能。
船舱之中没有任何生命反应,无人侦察机传回的画面中,大部分都被包裹在浓稠的不祥黑暗之中。
尸体,血迹。
循环往复重复着那句歌谣。
已行之事,终将再行;将行之事,必为已行。

记一个P社五萌别人的梗

在南美有一个拜奥尼亚,历史非常牛,是英法战争中胜利的英国组建的法英联合王国被法兰西化后,不甘放弃传统的英格兰人和受迫害的新教徒(哪个教忘了)跑去建立的,人口不到百万少的可怜,但决议可是能打回不列颠成立神圣不列颠帝国的,只要你能打过世界第一列强法英联合王国。如果不想怼法英,可以在南美建立神圣布列塔尼亚帝国,国旗是鲁路修里面那个,666制作组真会玩。

——————————————————————————————
眉毛打赢百年后,居然反倒被法叔给洗了文化,变成法英联合王国,喂喂喂,跟说好的英联统法不一样啊?x套路真深,先假意嫁过去,然后上床分攻受吗?

人人都爱奥地利(依旧骗更 )4

很赶工的更了一发,证明自己还活着,不对是没弃坑#(委屈) #(委屈)
————————————————
1460年圣诞节前。
基尔伯特两眼放空盯着桌面上那张莱比锡原浆制作及其精美的烫金邀请函发呆。
条/顿/骑/士/团已经成为神/罗大家庭的一份子,自然会收到身为皇帝的奥/地/利发来的圣诞宫廷舞会邀请。
只不过……
这几年他一直和波/兰为首的恶势力殊死作战,还一口气贷了火星银行……6笔贷款。
他现在全身上下可能,就那把大团长祖传的匕首是最值钱的了,但他要是穿着战袍去参加宫廷舞会,大团长难保不会一巴掌抽的他原地转两个圈。
去还是不,肯定要去的。但他实在抹不下脸对帮助自己诸多的奥/地/利再提什么请求。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条/顿/骑/士/团阁下,拧着眉毛像是要把邀请函用意念转化成黄金一般用力瞪着。
‘啾啾~’
基尔伯特的专属信使,明黄色的小鸟在他脑门上啄了好几下,伸出爪子。
……
如果说喜从天降是什么的话,那他从肥啾爪子上拿下来的信就是了,萨/克/森的结盟请求以及表现出来的十足诚意——替条/顿/骑/士/团偿还了所有欠款。
管他那么多呢,萨克森肯定是个好人。
‘说吧,要本大爷帮你揍谁?’
基尔伯特撸起袖子,写下回信的第一句话。
……
不过当基尔伯特真的踏进舞会大厅的时候,他就有点后悔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们这类国家意志的化身大部分都是男性,这就导致前来的神/罗54位成员里,女性只有3位。当然和男的跳也没什么……就是很尴尬罢了。
所以,大部分国家意志都带了自己的女伴来参加圣诞舞会,这也是那些贵族小姐姐们非常热衷的舞会,能被自己的国家选中当然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
不过身为骑士团的基尔伯特,并没有女伴。可能是身为骑士团的他没有意识到,也可能是他满脑子都是奥/地/利。
而他心心念念的国家,正挽着一位美丽高贵的女性。——来自立陶宛的皇后所诞下的大公主,如同奥/地/利一般罕有的紫色眼眸,翘起的呆毛甚至连嘴角的美人痣也如出一辙。
成为整场舞会的焦点。
……
‘条/顿/骑/士/团阁下’
大概是盯着那对舞会的焦点人物太过入迷,直到萨/克/森推了他一把才反应过来。
‘……干嘛?’
萨/克/森就跟绝大部分日耳曼民族一样,金发碧眼,柔顺的金色长发被墨绿色的宝石发箍束在颈后。
不过也没有他条/顿/骑/士/团十分之一帅。
‘就是想跟阁下聊一下关于……’
‘条/顿。’
‘抱歉,奥/地/利在叫本大爷。’
可怜萨/克/森话都没说完,基尔伯特就跑了。
然而当他挤到奥/地/利身边时,却被示意安静得呆在五步之外的距离。
不知不觉基尔伯特被带到偏厅的走廊上,这里几乎没有宾客只有一些侍从,奥/地/利挥手让那些侍从退下转身看向基尔伯特。
‘不要卷入帝国内部的纷争中,条/顿。这是劝告也是警告。’
‘6笔贷款不至于把你自己都卖了。’
基尔伯特一怔,那双紫色眸子里看似坚定却透露出些许疲倦和苦恼。
‘本大爷不会让你为难。’
他拉起奥/地/利戴着纯白丝绸手套的双手在手背上印下轻柔的一吻。
‘但现在,本大爷要任性一次。’
‘你想?……’
‘不行!现在舞会……’
基尔伯特迅速吻上双唇,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但如此大胆的侵犯神/罗皇帝还是让基尔伯特性奋到勃起。
他环顾四周发现了一处绝佳的场地,那是奥/地/利的宫廷工匠精仿古老东方国度送来的大型瓷器所制的屏风。
解开奥/地/利身上缀满流光溢彩珍珠的大红色天鹅绒披风。
‘我很想你奥/地/利’
基尔伯着迷般特细碎的吻落在奥/地/利唇角的美人痣,柔美的脖颈,轻咬圆润的喉结。
‘你出现在战场的身影,就像是指引本大爷胜利的女神。’
然后狠狠侵犯,亵渎如此高贵的你。

【100粉点文?】暗搓搓的……

神特么没注意就……就100粉了?!好方!
那啥,就简单点,CP只接普奥,仏英。
暴雪粑粑,P社,魂系列衍生世界观里挑梗。
H不限,不写虐,只写800字以内(x)短篇。
就是这么任性,你们来打我。

人人都爱奥/地/利——那天所见的流星雨•续

普奥段子(1)

搬运贴吧本人的段子,都是段子而已。

网络

在这个网络社交时代,但凡用维特的人都知道,维特三巨头是有两个帐号的,一个用来与粉丝开展撩与被撩的互动,一个用来水系统更新日志。
不过三个人的风格有些许不同,比如基尔伯特的两个帐号都像是水更新的。弗朗西斯的更新日志下面全是情感问题的留言。安东尼奥则及其喜欢番茄连更新日志都不放过。
总之,维特三巨头在网络上人气爆棚,帐号粉丝数有3.5个亿。
罗德里赫就低调多了,他是一名游戏音乐制作人,名字通常只会出现在游戏通关后没什么人会看的制作人名单里。
不过自从做了大颗寿司系列的游戏配乐后,他在游戏圈里也开始为人所知。当然这种程度的出名只会带给他事业上的助力而不会干扰到他的生活。
直到……
基尔伯特在10月26号这天把他平静的日常摧枯拉朽般的摧毁了。
他那常年没有人气的个人主页上每十分钟准时一条基尔伯特发送的情话,不带重样的发送了24小时。
罗德里赫可怜的维特帐号被不计其数的信息给轰炸了。生日祝福的,吃狗粮的,一边生日祝福一边吃狗粮的。
维特的新功能,自定义的定时推送上线。√
搞得他邻居,一个基尔伯特的小迷妹都开始喊他‘第一夫人’了。
罗德里赫绕是脾气好修养佳,也免不了用大笨蛋先生这样的形容词开头才肯跟基尔伯特说话。
……
没多久网上的吃瓜群众就发现,罗德里赫原先两个空格的名字改成了维特第一夫人,一张白纸的头像换成了发狗粮的Q版形象,主页bgm神特么是大颗寿司第一部最经典的柴火王boss战bgm四手联弹版。
听说,硅乎最热门的问题是,男神基尔伯特会不会后悔高调秀恩爱,导致情敌成几何倍数增长?